<sub id="1vnhp"></sub>

    <th id="1vnhp"><progress id="1vnhp"><listing id="1vnhp"></listing></progress></th>

    農業科研跳出“一畝三分地”

    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跨部門、跨區域、跨單位配置科技資源

    作者:喬金亮 來源:經濟日報 發布時間:2018年10月23日  字體: 縮小 增大 繁體
     
     
     
      重慶市巫溪縣推廣脫毒種薯生產等新技術,建立起穩定的良種擴繁體系,馬鈴薯單產水平和質量有效提升。圖為巫溪縣馬鈴薯脫毒種薯繁育中心技術人員在接種馬鈴薯試管苗。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建設是我國農業科技領域的重大管理創新,實現了同一產業不同學科間融合、同一研究領域上中下游有機鏈接、同一科技資源跨單位有效整合利用,推動科技成果實現從科學研究、實驗開發到推廣應用的“三級跳”,探索出一條符合我國國情的農業科技發展之路
     
      眼下正是“三秋”大忙季節,我國黃淮海地區的玉米迎來收獲期。今年秋收,玉米籽粒直收的面積有明顯擴大。國家玉米產業技術體系崗位科學家李少昆說,前幾年玉米機械摘穗造成的損失比較嚴重,而籽粒直收能很好地節約成本。針對此,國家玉米產業技術體系不僅研究了適宜玉米籽粒直收的品種,還從深層次問題入手,推動玉米種質資源創新。
     
      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建設是我國農業科技領域的重大管理創新,也是農業科研機制改革的成功探索。2007年底,原農業部、財政部聯合印發文件,提出以農產品為單元,以產業為主線,依托具有創新優勢的科研力量,建設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以下簡稱體系),并在水稻、生豬等10個農畜產品率先試點。2008年,新增了馬鈴薯、大宗蔬菜等40個體系,至此全面啟動了50個體系的建設工作。截至2017年,中央財政已累計投入126.449億元,支持體系開展科技創新。
     
      近年來,體系以創新為抓手,打破原有科研組織模式、管理模式,推動科技成果實現從科學研究、實驗開發到推廣應用的“三級跳”,探索出一條符合我國國情的農業科技發展之路,被一些國際機構稱為“中國的體系模式”。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如何破解農業科技發展的諸多瓶頸?經濟日報記者采訪了有關專家。
     
      穩定支持
     
      確保科研人員安心
     
      競爭過度、穩定不足是以往我國農業科研投入方式的弊端。而農業生產周期長、區域性強,科研的特點恰恰要求以長期穩定支持為主。“很多成果需要長期積累才能完成,體系的建立符合農業科學研究的規律。”蘋果體系崗位科學家、青島農業大學教授戴洪義說,選育一個蘋果新品種需要12年至15年。過去申報項目一般是5年,5年過去不知道還能不能接著干。現在有了穩定支持,科研人員可以真正按產業的需求進行研究,不用再換著名頭申請項目。
     
      “體系的建立挽救了許多小產業。”大麥青稞體系首席科學家張京從事大麥育種研究已有30多年。體系成立之前,全國共有30多人研究大麥青稞,人均科研經費不足2萬元,而現在,研究人員增加到近300人,產業每年的科研經費有2000多萬元。
     
      “過去是哪兒有錢在哪兒做,沒錢了,做得再好也得停下。”葡萄體系首席科學家、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段長青說,“體系幫我們實現了專家想做的、能做的和產業要我們做的‘三統一’”。體系的建立完善了南方葡萄栽培技術體系,使原產干旱少雨地域的葡萄“過”了長江,遍布華東、華中、華南和西南,產量增加了22.7倍,年產值近200億元。
     
      只有讓科研人員能夠安心、靜心研究,才能出好成果、大成果。農業農村部科技教育司司長廖西元認為,體系的一個亮點是對科研團隊進行長期穩定的經費支持,實現方向穩定、隊伍穩定、經費穩定“三個穩定”。基本研發費按照首席科學家每年30萬元、崗位專家70萬元、綜合試驗站站長50萬元設置。這個經費額度可以保證專家在不申請其他項目的情況下專心把科研做下去。
     
      協同創新
     
      打破部門區域界限
     
      針對長期以來科技界普遍存在資源分散、碎片化等問題,體系圍繞產業鏈,跨部門、跨區域、跨單位配置科技資源和研發力量,形成穩定的創新團隊。在不觸動現行管理體制前提下,以50個農產品為單元,以產業為主線,圍繞產業鏈部署創新鏈,圍繞創新鏈部署資金鏈,實現了同一產業不同學科間融合、同一研究領域上中下游有機鏈接、同一科技資源跨單位有效整合利用。
     
      據介紹,每個體系都由業內頂級科學家擔任首席科學家,并按照產業鏈設置了遺傳育種、病蟲害防控、栽培與養殖等領域的崗位科學家,在主產區設立若干綜合試驗站。由此,建立了從產地到餐桌、從生產到消費、從研發到市場一體化的創新鏈條。“過去,科技人員之間很少合作。現在,有了體系,把原本分散在不同部門、行業的農業科技人才聚集在一起,形成創新合力。”柑橘體系首席科學家、中國工程院院士鄧秀新表示。
     
      體系內不同領域的科學家建立了大協作機制。油菜全程機械化研究長期進展緩慢。專家們一直呼吁要農機農藝融合,但過去各類計劃都是各自立項,機械研制歸農機部門負責,栽培技術研究由種植業部門負責,農機農藝難以配套。“體系內的交流合作、聯合攻關,為大家創造了良好的科研環境。”油菜體系首席科學家、中國農科院副院長王漢中說,現在,油菜體系把育種、耕作栽培、設施設備各環節和長江流域的綜合試驗站融合在一起,形成配套的全程農機化技術模式。
     
      體系打破了以往科研領域的“一畝三分地”思維。大宗蔬菜體系崗位科學家、北京農林科學院研究員張鳳蘭說:“地方農科院過去是以服務地方產業為主,加入體系后,有機會為整個產業提供服務。”
     
      產業導向
     
      推動成果快速轉化
     
      以往我國農業科技計劃通常是“項目指南、專家申報、競爭答辯、立項”的模式,存在科研成果“躺著睡大覺”的情況,科研、推廣、培訓脫節問題比較突出,而體系健全了科技一體化機制,加速已有研究成果的快速轉化,同時在生產中發現問題。在考評機制上,體系改“論文指向”為“產業導向”,把促進產業發展作為評價考核的首要標準,改變以SCI論文、科技獎勵等為主的評價體系,力求解決科技經濟“兩張皮”的問題。
     
      多位首席科學家表示,以往他們的主要精力都放在爭取項目上,加入體系使他們“把論文寫在大地上”。體系不是實驗室里的單純科研,也不是單純的服務基層,而是兩者的結合。既要“下得去”,到一線開展調研;也要“上得來”,凝練研究方向;還要“坐得住”,找到可推廣的技術解決方案。
     
      在體系中,設置在各個主產區的綜合試驗站很重要。它承擔著技術示范與應用推廣的任務,既要把科研成果推廣下去,還要反饋上來一線的需求。走進位于江西省定南縣的華潤五豐柑橘種植基地,幾十位果農正在忙碌著。“在柑橘體系試驗站專家的指導下,我們把廢棄稀土礦山改造成了花果山,規劃建設了生態有機果園,種植了一批柑橘、甜柚新品種,供果期延長到了10個月。”基地負責人告訴記者。
     
      據統計,農業農村部推介的主導品種、主推技術有一半以上是由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研發的,大幅提升了產業支撐能力。大豆體系培育的品種占全國大豆推廣面積的50%以上;油菜體系選育的80多個新品種,全國推廣面積超過3.6億畝;蛋雞體系培育的國產蛋雞品種市場占有率從30%提高到50%以上,擺脫了對進口品種的依賴。
     
      (責任編輯:張曉遠)
     打印文章 查看/發表評論
    相關新聞
      沒有相關內容
    pc蛋蛋 游戏试玩 冲级攻略

    <sub id="1vnhp"></sub>

      <th id="1vnhp"><progress id="1vnhp"><listing id="1vnhp"></listing></progress></th>

      <sub id="1vnhp"></sub>

        <th id="1vnhp"><progress id="1vnhp"><listing id="1vnhp"></listing></progress></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