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1vnhp"></sub>

    <th id="1vnhp"><progress id="1vnhp"><listing id="1vnhp"></listing></progress></th>

    “三塊地”改革試點臨近“收官” 沉睡的農村土地加快蘇醒

    作者:黃曉芳 來源:經濟日報 發布時間:2018年10月23日  字體: 縮小 增大 繁體
     
     
      金寨縣花石鄉大灣村群眾在新居村頭。2016年以來,金寨縣將產業興旺、生態宜居與宅基地制度改革、扶貧搬遷、移民搬遷、古村落保護等結合,探索出“美麗鄉村+”新模式。 新華社記者 陶 明攝
     
      一年前,黨的十九大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一年間,各地各部門行動起來,廣袤的農村土地涌動著探索鄉村振興的蓬勃熱情。“人、地、錢”是實現鄉村振興的三要素,其變化直接決定農業農村發展的進程。一年來,三要素涌現出不少新變化。就以“地”為例,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離不開土地制度的支撐保障,2018年,我國農村“三塊地”改革試點和一系列與農“地”有關的改革進入關鍵期。
     
      10月18日,是黨的十九大做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重大決策一周年。一年來,我國農村土地征收、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繼續深入推進。這些從基層發起的創新經驗,形成了一批可復制、可推廣、利修法、惠民生的制度創新成果。
     
      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農村土地制度改革關乎城鎮化、農業現代化進程,要始終把維護好、實現好、發展好農民權益作為出發點和落腳點,堅持“土地公有制性質不改變、耕地紅線不突破、農民利益不受損”3條底線,在試點基礎上有序推進。
     
      事實證明,農村土地制度改革在促進農業農村發展和農民增收方面取得明顯成效,也為鄉村振興戰略實施奠定了良好基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實現“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離不開土地制度的支撐保障。
     
      宅基地改革繼續深化
     
      安徽省六安市金寨縣地處大別山腹地。2015年,中央印發了《關于農村土地征收、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試點工作的意見》,并開始在全國33個地區實行為期兩年的試點。2017年底,試點延期一年至今年年底結束。在這些試點地區中,金寨縣是少有的幾個國家級貧困縣之一。
     
      為通過土地制度改革助力脫貧攻堅,金寨縣與大多數試點地區一樣,最開始啟動的是宅基地制度改革。金寨縣副縣長劉林介紹說,金寨是山區,以前自然村有1萬多個,居住分散,基礎設施難以興建。2011年全縣68萬人口中,貧困人口有19.3萬人,貧困發生率高達33.3%。
     
      對于這些貧困人口來說,有個安全、便利的住所是安身立命的基礎。為此,金寨獲準通過宅基地制度改革探索脫貧攻堅新路徑,宅基地騰退節余的建設用地指標可以在省域范圍內調劑使用。最新數據顯示,全縣自愿退出宅基地4萬余戶,騰退復墾宅基地4.5萬畝,啟動新建安置點446個,已搬遷2.4萬戶,共計8.9萬人。
     
      同時,金寨縣成功交易節余指標2.06萬畝,成交金額90億元,相當于金寨縣數年財政收入,解決了政府扶貧攻堅缺少項目支持、貧困戶住房建設缺少資金扶持的現實困難,一部分貧困戶不用掏錢就住上了新房。目前,全縣建檔立卡貧困人口減少到2017年底的4萬人。
     
      “老舊房屋拆不掉,新增人口無地批”。在全國農村,“空心村”“空心房”是個令人頭痛的問題。自然資源部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底,全國農村居民點用地2.85億畝。其中2006年至2014年,農村常住人口減少了1.6億人,但農村居民點用地卻增加了3045萬畝。有約20%的農村住房常年無人居住。
     
      在江西省余江縣,自2015年啟動宅基地制度改革以來,建立了宅基地退出機制、有償使用制度以及宅基地分配制度等,原來臟亂差的“空心村”不見了,大部分村莊儲存了10年至15年的建設用地,有效保障了農民的建房需求。
     
      余江縣為村民提供了宅基地有償退出、有償使用等多種選擇,提高了農民有償用地的意識,也保障了農民用地公平性。同時,他們將征收的有償使用費、擇位競價費等統籌用于退出補償、鄉村規劃建設,促進了各項改革間的聯動。余江縣還組織了村民事務理事會,在宅基地改革中保障了村民的知情權、參與權、監督權,使改革得到村民擁護。
     
      自然資源部公布的數據顯示,宅基地改革試點中各地加大了閑置宅基地盤活力度,穩步探索宅基地自愿有償退出機制,截至今年6月底,共騰退零星、閑置宅基地9.7萬戶、7.2萬畝,辦理農房抵押貸款4.9萬宗、98億元,群眾獲得感明顯增強。
     
      自然資源部副部長趙龍表示,結合“三塊地”改革試點完善農民閑置宅基地和閑置農房政策,探索宅基地所有權、資格權、使用權“三權分置”,落實宅基地集體所有權,保障宅基地農戶資格權和農民房屋財產權,適度放活宅基地和農民房屋使用權。同時,堅持不得違規違法買賣宅基地,嚴格實行土地用途管制,嚴格禁止下鄉利用農村宅基地建設別墅大院和私人會館。
     
      集體經營性用地改革推開
     
      農村集體經營性用地入市,意思就是,允許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使用權出讓、租賃、入股,與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同地同權同價。這對于盤活農村集體資產、增加農民收入渠道,提高小微企業用地保障,無疑是件大好事。
     
      四川省國土資源廳政策法規處副處長劉晉宜表示,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獲得疊加效應,不僅明確了集體土地價值,使村集體收入和農民收益明顯增加,也為民營經濟以及新產業、新業態提供了用地保障,促進了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
     
      同時,相關配套改革也不斷推進。2017年8月,原國土部印發《利用集體建設用地建設租賃住房試點方案》,北京、上海、南京、杭州、廈門、武漢、合肥、鄭州、廣州、佛山、肇慶、沈陽、成都等13個城市開展了利用集體建設用地建設租賃住房試點。
     
      有關專家表示,這些舉措有助于城鄉統籌,推動我國建立多主體供應、多渠道保障租購并舉的住房制度。同時,有利于實現同地同權同價,建設城鄉統一的土地市場。
     
      自然資源部有關負責人表示,目前33個試點地區共查明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約11.9萬宗、141.5萬畝。試點地區按照“同權同價、流轉順暢、收益共享”的目標要求,積極穩妥推進,形成了較完整的工作制度和政策體系,社會和市場對于入市集體土地的接受程度逐漸提高。截至今年6月底,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地塊970宗、2萬余畝,總價款約193億元,收取土地增值收益調節金15億元。
     
      征地制度改革實現突破
     
      在“三塊地”改革中,最難啃的骨頭是征地制度改革。在其他兩項改革的基礎上,近一年來征地制度改革逐步實現突破。以金寨縣為例,去年以來,該縣全面推進了土地征收制度改革,2017年以來采用新征收辦法征收土地46宗、0.8萬畝;25宗、124.32畝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已入市,成交額達2600余萬元。
     
      征地制度改革任務主要有3項:一是縮小土地征收范圍,二是規范征地程序,三是完善對被征地農民的保障機制。目標是建立完善程序規范、補償合理、保障多元的征收制度。
     
      趙龍表示,從各地實踐看,改革前后的突出變化是“征地協商和補償安置”在程序上前置,即必須先與被征地的村集體經濟組織中絕大多數成員就補償標準等內容達成書面協議、征地補償安置資金和社會保障費用落實后方可啟動土地征收程序,以更利于被征地農民權益保護。
     
      據了解,目前我國征地制度改革著力在縮小土地征收范圍上取得突破,在規范土地征收程序,完善對被征地農民合理、規范、多元保障機制,建立兼顧國家、集體、個人的土地增值收益分配機制等方面實踐、總結。截至今年6月底,已按新辦法實施征地共1101宗、16.6萬畝。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劉守英表示,農村土地制度改革有望成為鄉村振興、統籌城鄉的突破口。從各地試點情況來看,這些改革具有全局意義,不僅在發達地區,在欠發達地區同樣具有需求,需要不斷加強頂層設計和地方創新,以問題為導向,不斷推進制度供給。
     
    (責任編輯:張曉遠)
     打印文章 查看/發表評論
    相關新聞
      沒有相關內容
    pc蛋蛋 游戏试玩 冲级攻略

    <sub id="1vnhp"></sub>

      <th id="1vnhp"><progress id="1vnhp"><listing id="1vnhp"></listing></progress></th>

      <sub id="1vnhp"></sub>

        <th id="1vnhp"><progress id="1vnhp"><listing id="1vnhp"></listing></progress></th>